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酒馆里的九

第一章 初识少年郎

酒馆里的九 一颗葡萄仙 2227 2018-11-16 17:29:40

  (一)

  她叫小九,是岳阳酒楼里的一名小二。二九十八,年芳正好十八。

  十八岁,在皇祐六年(1054年)里,算得上一个大姑娘了。这酒楼里,走南闯北的人络绎不绝,这看来看去,也未碰到个令小九心动之人。好在这酒是温的,菜是香的,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。

  “小九,愣着干嘛呢?还不赶紧把这盘秘制盐水猪蹄,给靠窗的那位客人端过去?”听这嗓音,就是刘掌柜了。刘掌柜在酒楼里已经待了二十几年,像小九这般年纪便在岳阳酒楼了,酒楼里属他资历最老。“好,这就端过去~”小九双手恭敬得接过盘子,转身朝窗边走去。

  窗边坐着个瘦弱清秀的蓝衣少年,右手握着酒杯,左手还捧着书卷。小九仔细打量了一下,觉得眼前这位少年眉清目秀,虽说文弱了些,却点了这么大盘的猪蹄,果然和兰姨说的一样,人不可貌相啊~等会,倒要好好看看,怎么个啃猪蹄法。

  “客官,您要的猪蹄~”,小九将手中菜往桌中间轻轻一放,笑着说道,“这可是本店独家秘制的盐水猪蹄,响当当的招牌菜,客官真的好有眼力。”

  蓝衣少年闻声,抬起了头,看了一下猪蹄和小九,轻声说道:“哦,是吗,那倒要好好尝尝~”说着,放下手中的酒杯,拿起筷子夹向猪蹄,突然抬头问道,“你看着我干嘛?”

  小九微微一愣,自己只是觉得少年的眼睛生得好看,多看了几眼,一时间竟接不上话。“难不成,你也想尝尝?”少年笑着问道。“对,我也想尝尝~”小九铿锵有力地回答道。这回倒是轮到少年答不上话了。

  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。小九干咳了几声,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精致的银色小刀,放到桌上,说道:“这个借你,筷子夹不了猪蹄,用小刀割,更好吃。刀是干净的~”说完,转身离开桌子。

  “哎,果然还是心太软,见不得小少年啃大猪蹄啊~”小九摇了摇头,走向了后厨。

  (二)

  与大堂里喧闹的景色不同,后厨安静井井有条许多。洗菜的,切菜的,生火端盘的各有分工。当然,不可缺少的就是掌厨的。酒楼里有三个大厨,手艺各有千秋,小九觉得,定是辛师傅手艺最好。不为别的,就因为辛师傅,会留点小灶给小九,而且呀,还会教她几道拿手小菜。

  辛师傅,祖籍是开封,好好的天子脚下,怎么来到了岳阳?这个问题,小九问他好几遍,总是笑着不回答,只是说喜欢岳阳楼。说到岳阳楼,小九也是喜欢的。这酒楼虽说取名是岳阳酒楼,可距岳阳楼远着呢~有多远呢?大概就是岳阳楼和岳阳酒楼的距离吧。

  “小九啊,快来尝尝,师傅的新菜~水晶桂花糕。”辛师傅,端来一个青绿色小碟子。只见那小碟子上,一小块晶莹剔透糕点,还扑哧扑哧的冒着热气。

  小九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地用木筷,轻轻地夹起,缓缓地放入口中。闭上眼睛,细细咀嚼,突地睁大眼睛,“哇!好鲜啊~,是海鲜的味道,有虾还有螃蟹!我以为是甜点,没想到......”

  “对,是海鲜”辛师傅接过话,“这是一道反转菜。”

  “反转菜?是什么意思,是师傅新做的菜品吗?”小九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恩,反转菜,就是看起来像素的,但实际上是荤的。看起来是甜的,但吃起来是咸的。菜的外观和实际的味道,会截然相反。这样,品菜更添猜菜的趣味,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。”辛师傅微笑得说道。

  “哇,师傅太厉害了,这菜太令人惊艳了。又将是一道招牌菜!师傅,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小九拉住师傅的衣袖,一脸崇拜。

  “小九,你怎么在这,刘掌柜找你,快点出来~”小束掀开帘子,一眼就喊住了我。

  “知道了,辛师傅,晚点我再来问你。”小九一脸不情愿得跟着小束走出了后厨。

  “小九,快点去结账,那位靠窗的客人,指名叫你过去呢~”刘掌柜笑咪咪地说道。

  每次他这么笑,总没什么好事。小九抬头望去,原来是那位蓝衣少年啊,指名叫我?难不成看上了我的美貌?小九,心里没由来得一阵高兴,踱步走去。

  “你的刀子,还你,很好用,谢谢。”蓝衣少年将银色小刀,递给小九。

  小九接过刀,看桌上的猪蹄,过来吃得干干净净,胃口不是一般的好啊。

  “你这刀子,做工精巧,哪里买的?我也想买一把。”少年真挚得说道。

  小九一愣,“这刀是我娘给我的,别人地方买不到~”顺口说道。

  “哦,这样啊,那可惜了~”蓝衣少年说着,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,拿出一本书,递给小九,“这书送你,作为借刀的谢礼,改日再来吃猪蹄,还要麻烦你借一下。”

  “不,不用,借个刀而已,不用谢礼~这收不起的。”小九忙推辞道。

  “那这书借你,改日我再来,你再还我~”蓝衣少年,又是一脸真挚。

  “那,好吧,改日还你”小九不好推辞,便收下了。

  付了酒钱,少年便离开了酒楼,头也没回。

  (三)

  小九,看着手里的刀和书,愣了一下,摇了摇脑袋,将书收在衣服里。看四周忙碌,便去招呼客人了。

  太阳西下,一天就要结束了,酒楼里的人也少了很多。

  小九从衣服里拿出那本书,刚刚竟连书名都忘记了看。书面没有字,翻开内页,赫然写着《刀实录》。

  小九识字,小九娘亲从小便教她识字读书,但在她十五岁那年远走他乡。口袋里的银色小刀便是娘亲,离开前留给她的。这把刀是娘亲的挚爱?唯一留给小九的东西?不,不是的。小九她娘,给她留下了三大麻袋的刀,小九挑了小巧的一把带在身上,而那珍贵的好刀,娘亲定是随身带走了的。所以,今天借刀割猪蹄时,小九借得毫不犹豫。

  《刀实录》,小九找了个座位,翻看起来。大致一看,这书详细得记录着各地域生产的刀,一些珍贵名刀的介绍以及用法,有些还配备了图,是一本普通的书,但纸质上好,内容市面上少见。

  太阳把影子拉得很长,冬天的风吹得有些微冷。

  小九拿出口袋里的刀,看着刀柄上刻着的祥云图,发愣。那少年为何随身携带关于刀的书?我一店小二,也没问我识不识字,便借我书?娘留给我的刀,难道还有什么来头不成?改天还书时,定要好好问问。

一颗葡萄仙

小九说她想要:票票和红豆豆~(我真的只是来转述的)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