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博娱乐网站 都市生活 款款清歌

第八章

款款清歌 街边树 2043 2019-04-26 17:20:16

  我和黎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都没发现。

  “真巧,在这里还能碰到黎总。”我正低着头专心喝汤,身边突然响起的男声吓了我一跳。

  “简总好久不见!”黎征站起身和简耀廷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手,“一个人?”

  简耀廷点了点头,“听说这家店的菜很不错,一直想来试试,”简耀廷看了我一眼,很快就转过头去,“我没有打扰你们吧。”

  “怎么会······”黎征的话还没说完,简耀廷就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了。

  黎征只稍稍楞了一下,很快就恢复如常了,也坐下了。一张四方桌,简耀廷和黎征相对而坐,我在中间如坐针毡。虽然我不会自恋到认为简耀廷是因为我来的,但我能感觉到简耀廷刚刚看我的那一眼充满警告意味。

  简耀廷招来服务员加了一副碗筷,黎征也让服务员拿来菜单加了几道菜。没人和我说话,我就仍低着头喝汤。

  “这家店很难找,没想到简总也会来。”黎征把菜单还给服务员,又替简耀廷倒了一杯茶。

  简耀廷不客气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放下茶杯说:“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,只要对得起评价,再难找又怎样?”

  简耀廷说话的时候没拿正眼看黎征,黎征也没生气,仍是微微笑着,还不忘绅士的替我倒茶。

  “这家餐厅装饰古典清幽,确实适合约会。”简耀廷蔑了我一眼,我只当没看见。

  “这里环境确实不错,简总有空的时候可以带未婚妻来。”黎征刚说完这句话,简耀廷突然变了脸色,正要发作,服务员推着餐车来上菜了。他松开握拳的手,猛灌茶水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,简耀廷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可黎征好像知道些什么,看向简耀廷的眼神很怪异。这顿饭就在各自怀着心思的气氛里吃完了。

  黎征本想先送我回家,刚走出餐厅大门就接到秘书的紧急电话,我赶忙对他说:“你回公司吧,现在还早,我自己撘公交车。”

  他犹豫了一会,嘱咐我注意安全到家发信息,就开车走了。我的认路能力不是太好,何况现在夜色黝黑,我费力的辨别来时的路,凭着记忆向公交站走去。

  刚走没几步,一辆黑色路虎突然停到我身边,我警惕的向后退了两步。副驾驶的车窗落下来,简耀廷的声音响起来:“上车。”

  他比我们先出餐厅,我以为他已经走了,没想到在这里。

  “谢谢,我等公交车。”我仍是站着,没有动作。

  他似乎有点不耐烦,从驾驶位上下来绕到我面前,拉开车门就把我塞进副驾驶。我被他拉着差点崴了脚,心里窝火,拉着门框就要下车。他又把我按回副驾驶,手绕到我身侧给我扣好了安全带,然后狠狠的关上副驾驶的车门,我耳朵被关门声震得发麻。我还没反应过来时,他就一脚油门把车开出去了。

  “你开慢点······”简耀廷把车开得飞快,超车时我感觉车都快飞起来了,我只好扒着车窗小心翼翼的提醒他。

  可他像没听到一样,反而开得更快了,我是动也不敢动,大气也不敢喘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简耀廷的车速慢了下来,我这才敢抬起头来看看窗外,夜色黝黑,但我仍能认出这不是我回家的路。车里的气氛安静又诡异,我突然不敢开口问。

  好在没一会就停车了,简耀廷下车绕到我这边打开了车门,对我说“到了。”

  我解开安全带也下了车。跟着简耀廷走了几步,看清周围的景象后,7年前的记忆慢慢浮现出来。这是我和简耀廷第一次约会的地方。

 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带我来这里,我疑惑的看着他,他却对我笑了。笑得灿烂夺目,仿佛7年前,站在这里等着我的那个少年。

  这曾是奉城最大的游乐园,最近新闻上报道这里的地皮已经被转卖给一家房地产开发商,不久就会拆除重建。

  “很久没来过了,做梦还能经常梦见。”简耀廷自顾自的说着。

  这里没有游玩的人,可仍是灯火通明,我们畅通无阻的进了园区。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却又心照不宣的向前走着,竟不知不觉走到了摩天轮下。这是奉城最大的摩天轮,坐着它升到顶点时能看见整个奉城。

  “想再坐一次摩天轮吗?”简耀廷问我,却是仰头看摩天轮,并没有看我。

  看着他的侧脸,我仿佛被他蛊惑,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。

  他向操作室比了一个手势,摩天轮缓缓启动起来,我这才发现这里面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其他人。

  我任由他拉着我坐上摩天轮,相对而坐。我和7年前一样,只顾着扒在窗户上看下面渐渐变小的事物,没有发现身旁灼热的目光。

  “林海微,”在摩天轮快升至顶点时,他突然叫我,“你有话要对我说吗?”

  我觉得莫名其妙,摇了摇头说:“没有。”

  “解释也好撒谎也好,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。”他的目光灼灼,带着我看不懂的恳切。

  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我又转过身看窗外。

  “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他突然大力的扳正我的身体,使我面对他,“真以为我就非你不可吗?”

  他的表情变得愤怒,抓着我肩膀的手仿佛要把我的骨头捏碎,我吃痛的皱眉,可他仍不放开手。

  “简耀廷,你就是个疯子!”我对上他的眼神,毫不客气的回击。

  “对,我就是疯子,疯了7年的疯子!”

  “你放开我!”我用力的挣扎,可悬殊实在太大,我被他牢牢钳制不能动弹。

  下一秒,他却吻住了我。我怒火中烧,恨不能狠狠给他一巴掌,可双手不能动,我便狠狠咬住他的嘴唇,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松口,他也终于松开钳着我的手。

  他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,看见手背上的血后却笑了,冷笑。我背后一凉,本能反应的向后退,可后背就是箱壁,我退无可退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